嚣五

嗷嗷嗷


我也不知道我在画什么
特别潦草
我再也不要用5B铅笔作案了
两人大吵一架
安迷修被凯莉涂了雷狮在鬼狐那买的口红

开了个,车头(不要打我

这是一个不像安迷修的安迷修!
图太糊了因为是别的手机上照下来的orzzzzz
因为是画在基友本子上的没画完就被带走了嘤嘤嘤
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画完
想的是跑去放了骑士的叛逆小皇子雷狮×变成了吸血鬼的骑士安迷修
是的雷安但是没用画雷狮咳咳咳
我就放个脑洞qwqqqqqq!

[翻译][Star Trek]We Are Stardust 我们是星尘

Sch:

木末芙蓉花:



写在前面:


TOS最棒的一篇同人。原文跟原版翻译都在AO3上,地址如下——


英文原文:We Are Stardust


中文翻译:We Are Stardust


上面的版本是原文作者认可并在文章中添加了链接的中文翻译。但我因为实在太过喜欢这篇文章,实在忍不住手痒翻译了自己的版本。还在等作者的授权。但永远只会放在自己的私博上。纯粹自娱自乐。






摘要


让我们一起探索群星。




题记


让双方寻求创造科学的奇迹,而非乞灵于科学的恐怖。让我们一起,探索星辰,征服沙漠,根除疾病,开发深海……——约翰·F·肯尼迪




正文


我们来自八方。从瓦肯的荒漠城市,到亚马逊的雨林激流。祖先猎杀的动物早已绝迹。而我们来自洪水和饥荒。来自西伯利亚大草原的万里冻土,来自爱荷华质朴丰饶的金色平原。来自道如百川的城市和教堂林立的小镇。来自无人信神的村落。来自异言盛行的深山。


我们上路,因为儿时的书中闪耀过群星。我们上路,因为有人赠与了一台望远镜。我们上路,因为法学院的入学考试名落孙山。我们上路,因为会讲二十种语言。我们上路,因为期待结识新朋友、接触新事物。我们上路,因为想泡妞。我们上路,因为不知该如何停留。我们上路,因为孤身一人。需要钱,居所,薪水。我们上路,因为同时属于两个世界,而二者无法择其一。


别了,牙齿落光的曾祖母。别了,咿呀学语的小弟。别了,酗酒成性的母亲,和把人吃干抹净,只留下一副老骨头的前妻。离开了失望的父亲,没有听到一句再见。离开了鲜亮枝叶间的盛夏蝉鸣。离开了雨打薄顶的滴答声响。离开了圈中的奶牛和公鸡,醒来时是黎明。离开了sehlats的尖啸和tikiri叶片的气味。离开了不夜城的喧嚣 – 出租车,报童,警察在街角殴打盗贼。我们迎着晨曦离开温暖的床铺和面包的芬芳。离开了阿狗和猫咪,还有心爱的画作。离开了聆听我们朗读完最后一本书的婴儿。与母语道别。与熟悉的辣酱,青橄榄,还有干辣椒道别。与瓦肯粥,牡蛎,味噌,泡菜,自制奶酪等种种日常口味道别。与五香鹰嘴豆与木薯道别。与罗宋汤和伏特加道别。


为了去旧金山,我们变卖财物。搭便车。远航光年。逃脱奴隶制。几乎因酒醉而来不及赶上。我们骑摩托车。骑驴。乘穿梭机。违抗权威、或者父亲。伤了母亲的心。我们豁命搭乘黑暗颠簸的越境卡车。掌舵摇摇欲坠的简陋帆船。从北方长途跋涉,熊与狼兴许绝迹,但危机永远四伏。狂风作乱,横加拦阻,我们迎战,克敌制胜。


我们抵达。往后的生活,将由手提箱、飞行车,双手与智慧去创造。有家人,孩子,比格犬,照片,换洗衣物,私藏的芋头和话梅,酥糖,玉米饼,酸辣酱和泡菜在身边。拓荒精神附体。我们带来了聊以自慰的书籍,还有父辈烙印在皮肤之上的叮咛。而有时候我们甚至空手而来。


我们进军未知,饮酒壮胆。腹中翻搅,咬牙闭眼。我们下意识抓起旁人的手,转眼之间又松开。然后我们看到了群星。我们身处群星之中。未知的星系和奇景,令天空成为异国他乡。


船上的初夜我们无眠。机器变调轰鸣。黑暗如此之深、完完全全。没有窗户。没有月亮。土狼不再嚎叫。夜鹰无法趁虚而入。昙花在看不见的地方夜绽。阳光不再透过百叶窗爬行。没有了打鸣的公鸡,也没有了老鼠在楼下嘶鸣。身体不对劲。我们感到寒冷,炽热,轻盈,沉重。皮肤在人造空气中皲裂。


我们与其他种族相遇。我们贸易。我们阐述翻译。我们试图讲缠住舌头的外语。我们犯错。该碰脸时我们握手。该握手时我们鞠躬。疏忽了脱去鞋子。为了表示礼貌而接受恶心的食物。不知道要用打嗝来表示喜欢某样东西。无意识地拒绝了礼物。没想起自己忘记了准备礼物。该用右手时我们用了左手。眼神接触。避免眼神接触。两次都不对。念错敬语。穿着代表死亡的颜色。我们放声大笑。或者根本不笑。有时,死亡近在咫尺。


我们在新星上失眠,陌生的风贯满耳朵,只有恒星依旧。一颗没有病痛的星球,一颗拥有云端之城的星球,一颗实现愿望、重现过去的星球,一颗计算机统治六千年的星球。和平的星球,战乱的星球。无人生存的星球,无人死亡的星球。一颗一个男人长生不死的星球,离子云相伴。没有医生的星球。一颗水可以让我们消失的星球。战乱持续了五个世纪的星球。一颗重新定义了生活的星球。爱是禁忌的星球。没有时间的星球。


我们见过了黑星,类星体,能量场,离子风暴,和彗星。永远长不大的孩子。湖泊大小的花朵,手指大小的树木。自己同等大小的昆虫。雪怪。双足蜥。我们见到了绿色的雨,和光基生物。形形色色的爱,与恨。


我们修理无法修理的飞船,越过无人能及的星域。听见闻所未闻的声响,看到见所未见的色彩。有时我们孤独。我们无聊。相恋。分手。结婚又离婚。我们遇到平行世界的老友。坐在机房内,拧紧螺栓,拧紧电线,飞船急驶入湮灭。我们一遍遍目睹自己的毁灭,又屡屡峰回路转。我们谢天谢地。我们热爱生命。


我们中的有些人,死于嗜盐如命的女人,死于黑暗矿井中的硅基生命体,死于Rigelian热病,死于我们自己的对立分身。死于星系障碍,离子风暴,云生物,仿生人,相位枪,机器人,辐射,未知菌群,闪电,易爆岩石,电脑。死于我们自己人之手。我们死于战场。无辜。牺牲。愚昧。被神祇,被士兵所杀。成为食物,或者消遣。


我们失去了很多人(Carlisle, Kaplan, Robau, Marple, Hendorff, Mallory, Rizzo, Olson,Grant, Latimer, Dehner, Kelso, Mitchell, Barnhart, Darnell, Green, Mathews,Rayburn, Sturgeon, Tomlinson, Tormolen, Gaetano, Galway, Jackson, Lang,O'Herlihy, O'Neill, Tracy, Compton, D'Amato, Harper, Thompson, Watkins, Watson,Wyatt)。整艘星舰损毁。传送失灵故障。尸体们在茫茫太空的黑暗之中漂浮。我们失去了父亲。母亲。兄弟。子女。失去了朋友和恋人。我们失去了我们的记忆和意识。


多少天,多少光年充斥在我们之间?多少飞行勤务和外交使命?多少星系?多少轮班?多少轨道?多少地球日?时间比血更浓。


我们不是地球人,不是瓦肯人,不是猎户星人。我们不是黑人,不是白人,不是亚裔或拉丁裔。我们是星际舰队。我们是粒子。氧,碳,氢,氮,钙,磷,铜,和铁。我们是万物,又各相异。终将灰飞烟灭、归为尘土。宇宙即伊甸。


[完]


一半相思一半愁


从早上出门到坐船到珠海在到坐车,坐车的时候作死的回头了一下我擦擦擦情侣!!让单身狗怎么活怎么活怎么活


画画什么的。。。之前拍了个眼睛的局部给小伙伴们看,他们说是竖琴(ノ=Д=)ノ┻━┻我勒个去你家竖琴长介样(ノ=Д=)ノ┻━┻


恩,爱疯4是个好东西就是内存好像小了点